(資訊)《被閱讀的艾滋病患者》
對本文使用道具點擊此處可在線向本欄目投稿
點擊次數:
本站發表: 2013-10-22 21:37
最后編輯: root
最后編輯: 2013-12-2 03:34

吉林十一选五乐选:閱讀推薦

  • 十年來,同志在追求什么樣的愛情十年來,同志在追求什么樣的愛情十年蹤跡十年心 有過激情,有過熱情,也有過天真的承諾 有人找到了自己的伴侶,隱于市 有人和伴侶接受了開放關系 有人結婚去了有了自己的家庭 多數人分分合合 還在愛情的旅途中尋尋覓覓 十年,數著很長,過著很短 十年后,愛情是什么樣的 我們想要的愛情又是什么樣的
  • 動動手指頭幾分鐘就能領取紅包?。?!動動手指頭幾分鐘就能領取紅包?。?!動動手指頭幾分鐘就能領取紅包啦!!! 宋體; 為了解男性人群對尖銳濕疣疫苗的相關態度和行為情況,我們擬對男性人群展開此項調查,以為開展后期的尖銳濕疣疫苗相關研究提供理論依據。 本次調查,我們需要了解您的一般情況及對尖銳濕疣疫苗相關態度和行為情況,全程采用匿名形式。調查不會對您的健康和隱私造成傷害,同時我們保證對調查中所有可能涉及到您個人隱私的問題,給予嚴格保密。 用手機掃描下面二維碼就可以領取紅包啦!!!
  • 活動:與愛同行活動:與愛同行
  • 十年來,同志在追求什么樣的愛情十年來,同志在追求什么樣的愛情十年蹤跡十年心 有過激情,有過熱情,也有過天真的承諾 有人找到了自己的伴侶,隱于市 有人和伴侶接受了開放關系 有人結婚去了有了自己的家庭 多數人分分合合 還在愛情的旅途中尋尋覓覓 十年,數著很長,過著很短 十年后,愛情是什么樣的 我們想要的愛情又是什么樣的
  • 談起性和健康你會想到什么呢?談起性和健康你會想到什么呢?我們現在的“SEX-HEALTH圖片大賽”正火熱舉行中哦!
    把你的想法注入到照片,圖畫,設計(圖片或文字)與我們分享吧!
    本次大賽將會給大賽前三名頒發獎勵(第一名的獎勵是iphone6一臺,第二,三名將會有驚喜獎品)!

    想了解詳情請點擊//www.seshglobal.org/sex-health

  • 《被閱讀的艾滋病患者》《被閱讀的艾滋病患者》8月初的一天,深圳連降暴雨,但南山區的一家咖啡館內卻是人頭攢動。來自香港的張錦雄Ken仔(以下簡稱Ken仔)和他的小伙伴們,正在發表演講。倘若不是Ken仔自曝,或許不會有人知道,這個精力充沛的演講者是個艾滋病人,并在18年前因此而瀕臨死亡。

《被閱讀的艾滋病患者》

(作者或來源) 板藍根  原標題:被閱讀的艾滋病患者

  

  張錦雄。

  8月初的一天,深圳連降暴雨,但南山區的一家咖啡館內卻是人頭攢動。來自香港的張錦雄Ken仔(以下簡稱Ken仔)和他的小伙伴們,正在發表演講。倘若不是Ken仔自曝,或許不會有人知道,這個精力充沛的演講者是個艾滋病人,并在18年前因此而瀕臨死亡。

  正如尼采所說,“那沒有擊垮我的,將使我更加堅強”。作為一名艾滋病人,同時亦是一名同性戀者,Ken仔曾有過許多迷惘與無助,更覺人生便是黑暗。但面對死亡,Ken仔重新思考自我,如今不僅成為一名專職公益工作者,追逐自己的夢想,也與家人、同學、朋友建立了更加親密的關系。

  如今,站在公眾面前的Ken仔顯得自信、陽光,不少艾滋病人、同性戀者將其視為人生的榜樣。

  也有不少人在微博上留言,對他的生活表達羨慕之情。但Ken仔卻表示,倘若限制個人自由的社會環境一時無法改變,與其抱怨環境或羨慕彼時彼地,不如選擇站出來,坦然面對公眾,以實際行動改變刻板印象,以生命影響生命。

  8月底,Ken仔再次來到深圳,作為50本“深夜真人圖書”之一,供深圳市民“借閱”。Ken仔表示,最近幾年他在內地的時間逐年增加,今年已有8成時間在內地。下一個十年,他會將自己的工作重心全都放到內地。早在1997年香港回歸之前就已放棄英國籍的Ken仔,自認并不僅僅是一個中國香港人,“我愛這片土地,愛這個國家,希望為和諧社會盡一份力?!?br>
  ■人物簡介

  張錦雄來自香港,18年前患上艾滋病并因此瀕臨死亡。1998年與兩名朋友創辦義工機構——香港彩虹,幫助艾滋病人和青年同志接納自我、重新建立社會關系。2007年開始到內地做巡回演講,到疾控中心、傳染病院做反歧視培訓。

  公益夢:

  “要有一點火在燒”

  在歷史的洪流中,哪怕像一滴水一樣發揮作用,用生命影響生命,就覺得人生沒有白過。

  整個7月,來自香港的Ken仔和伙伴們一直奔波在中國各大城市。這個由來自香港、臺灣及馬來西亞、泰國華人組成的“彩虹”講師團,希望借由這場“十城公益巡講”,鼓勵更多年輕人接納自我,活出真我。

  8月初,他們來到了深圳。雖然當晚連降暴雨,但位于南山BBQ咖啡館內的講座現場人頭攢動。最后一個演講的Ken仔個頭不高,演講時語調也不高,臺下卻不時響起掌聲。

  一開場,Ken仔就表明自己是艾滋病人,亦是同性戀者,“我終于因為艾滋病找到了人生可以發揮的角色,可以追尋的夢想。在歷史的洪流中,哪怕像一滴水一樣發揮作用,用生命影響生命,就覺得人生沒有白過?!?br>
  整場演講中,陪伴他4年的男友Tommy一直靜靜地在角落里看著Ken仔。他的艾滋病檢測呈陰性,也就是非攜帶者,“我想通過我們‘陰陽配’的例子告訴公眾,只要做好防護措施,就不會感染?!盞en仔表示。

  8月底,Ken仔再次來到深圳,作為50本“深夜真人圖書”之一,供深圳市民“借閱”。展現在深圳市民面前的,是一個專職公益工作者的形象。

  其實早在1997年,Ken仔就開始擔任“關懷愛滋”、“愛之家”及“青少年愛滋教育中心”等機構的義工。1998年,他被香港艾滋病基金會嘉許為上一年度杰出義工。

  同年,Ken仔和他的兩位朋友創辦香港彩虹。他們期待能夠用機構化的方式,為艾滋病人和青年同志提供支持,幫助他們接納自我,重建社會關系。

  如今,香港彩虹已注冊為慈善機構,每年都有來自政府和基金會的撥款,也可在街頭募款。但彼時,Ken仔要面對的,除了公眾的質疑,也有家人的不理解。

  在Ken仔的父母看來,他應該選擇一份穩定的工作,而不是拋頭露面。兩位老人更擔心,一旦他們不在,政府就會收回廉租房,Ken仔難免流落街頭。最初,Ken仔只敢接受電臺的訪談,但伴隨著父親退休、搬家,“親戚朋友給的壓力變少后,他們的態度也在改變?!?br>
  同時,僅僅開辦兩年多的香港彩虹,先后遭遇其它兩位創辦人出國、失去辦公室和資金來源等變故,一度陷入絕境,“但我相信,夢想總是要堅持。在追夢的路上,一個人可能會失敗,但并不代表會永遠失敗,只要有再一次的機會,就可以重頭再來?!?br>
  此后的7年間,Ken仔選擇靠一己之力維持機構的運轉和曝光率。他用自己的手機接聽熱線,去街頭做論壇,去大學做演講,去立法會和民政局表達意見,“一定要有一點火在燒?!?br>
  2007年,香港彩虹終于重新得到政府撥款,也可以支付員工工資。不過,Ken仔卻在第二年決定退出,“我希望給年輕人更多機會,使命感也推著我做更多事情?!?br>
  艾滋?。?br>
  “將我推進一個

  前所未至的深淵”

  媽媽哭得很大聲,她說,如果可以交換的話,“我寧愿用自己的命來和你交換?!?br>
  雖然如今已能坦然接受作為艾滋病人的身份,但在Ken仔的自傳《肯復的愛滋歲月》中,回憶發病前后的經歷,Ken仔直陳那是“人生中所經歷最苦痛的事”。

  1995年的平安夜,年僅20歲的Ken仔突然連續三月間歇性發燒、腹瀉、盜汗,甚至感染了肺炎,看過三個西醫、一個中醫仍未好轉,只好進了一家私人醫院。卻不料想,在病床上經受煎熬后,在圣誕節那天等來的卻是醫生的“判刑”——HIV Positive(艾滋病陽性),“就這么一句英語,將我推進一個前所未至的深淵里?!?br>
  上世紀末的香港,雖然距離發現首例艾滋病例已過去10年,但艾滋病仍被稱為“世紀絕癥”,籠罩著黑色的死亡陰影。因為沒有如今的艾滋病篩查制度,很多人到發病階段才住進醫院,Ken仔亦是如此。發病之初,他的CD4一度只有8,相比一般人的500--1300,一度瀕臨死亡的邊緣。

  彼時的Ken仔根本不知道能活多久,過完下一個生日和圣誕,成為他最大的愿望。他被一種想要得到關心的心情所抓住,但又深深明白艾滋病并不像中風、癌癥等那樣被人理解,“很怕告訴親人、朋友后被拒絕?!?br>
  不過,只對著護士長哭了5分鐘,Ken仔便選擇將病情告訴姐姐、中學好友及當時的男友,“好笑的是,還要我來安慰他們我不會死?!?br>
  是否告訴父母實情,讓Ken仔糾結很久。一開始,他只告訴父母自己患了肺炎,但伴隨著多次住院,父母漸漸懷疑。眼看著身邊病人一個個離開,有人到死才告訴家人真相,有人至死也未說出。最終,雖然決定告訴父母真相,但對于他們的反應,Ken仔卻不敢想象。

  愛,最終戰勝了一切。Ken仔的媽媽在得知真相后放聲痛哭,她說,“如果可以的話,我寧愿用自己的命來跟你交換?!?br>
  Ken仔的爸爸則告訴他,“天跌落嚟當被冚(天塌下來當被蓋),”說得很有力量。

  此后,Ken仔亦選擇告訴同學、朋友。本來各散東西的一群人,因為去探望Ken仔給他慶祝21歲生日,在此后十幾年一直保持著聯系,“一個女同學帶著她的女朋友,我帶著我的男朋友,一起去參加同學聚會?!?br>
  Ken仔發現,從那天開始,當最大的秘密都已經不是秘密的時候,人與人之間少了一道墻,變得什么都可以談,“親情、友情,甚至是愛情,都開始變得順利?!?br>
  自我接納:

  “找尋個人身份

  背后的社會邏輯”

  在美國、加拿大、澳洲,很多地方已經通過同性婚姻法,但仍然會有人歧視性少數。永遠不可能有一個絕對開放的環境等著你,與其抱怨或者羨慕,不如選擇自己站出來。

  “在我第一次告訴同學感染艾滋病的時候,曾有人指責我,說我是活該,這是上天對我的懲罰?!筆憊城?,Ken仔坦言,早已能理解這樣的質疑。

  但上世紀末的香港,艾滋病卻被一種黑色與死亡的陰影所籠罩。在內地,直到本世紀初,仍然到處懸掛著“潔身自愛”的標語,被污名化的艾滋病人承受著巨大的歧視,“不要吸毒、賣淫、嫖娼,這些都讓人覺得,只有這些人才會感染艾滋病?!?br>
  Ken仔坦言,倘若不是艾滋病,或許他不會那么快去處理自己的另一個身份,并因此而反思個人身份認同背后的社會環境。

  Ken仔的第一段戀情曾讓他陷入深深的迷惘,“覺得世界是否只是黑暗,而自己亦不會有將來?!閉舛瘟登榻鑫至?個月便無疾而終,因為他的男友要去結婚。然而一年后,他的男友被發現和青少年發生性關系被判坐牢7年,“妻子和孩子全都離開了他,所有的秘密也被人知道了?!?br>
  “世界上是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是這樣?”彼時的Ken仔一直在探索,卻沒有辦法和任何人討論,也得不到任何幫助。他一遍又一遍問自己,是否可以改變,是否可以像其他人一樣結婚,“又或者走一條完全屬于自己的路?但到底要怎樣走,我一無所知,更沒有任何參考?!?br>
  是艾滋義工讓Ken仔走出了迷惘。至今,Ken仔仍對第一次受邀到香港大學演講的經歷印象深刻。當他面對80多個社會學學生的提問時才發現,“原來社會對艾滋病人和同性戀者有這么嚴重的污名。他們問我,你不覺得同性戀是變態嗎?你沒有和女生談過戀愛,怎么知道自己喜歡男生?你違反中國的傳統價值觀?!?br>
  此后,Ken仔開始頻繁到大學演講和接受媒體訪問。他發現,自己在回應他人提問的同時,也是在回答自己,“去一次次追問,我到底是誰,人生的意義又在哪里。我開始更加了解自己,也更加接納自己?!?br>
  在這一過程中,Ken仔發現,當艾滋病人和同性戀者躲起來后,會形成可怕的惡性循環,“公眾不理解,所以有了種種歧視;而這些歧視又讓他們更加不敢面對公眾?!?br>
  1996年,看到3名艾滋病人在臨終前一一接受媒體訪問,深受觸動的Ken仔決定站出來打破惡性循環,“當我們走出來后,大家會發現,就算他是艾滋病人、同性戀,又怎么樣呢?”

  對于站出來所要面對的質疑和風險,Ken仔坦言曾有過評估,“但我不想等社會環境更開放的時候再站出來,社會環境僅僅是部分。在美國、加拿大、澳洲,很多地方已經通過同性婚姻法,但仍然有人歧視性少數。永遠不可能有一個絕對開放的環境等著你,與其抱怨或者羨慕,不如選擇自己站出來?!?br>
  愛國心:

  “希望為內地

  和諧社會

  盡一份力”

  “迫於家庭壓力與不愛的異性結婚生子,雙面迎人,有苦自知。離婚尋找真愛不是,婚外發展同性戀情也不是,兩頭不到岸?!痹繚?007年,Ken仔就曾在專欄里描述過內地同性戀者的生存狀態,“太多的同性戀者選擇走進異性婚姻,卻很少有人走出來面對媒體的鏡頭。所以我就在想,如果短期沒有別人走出來,那我在香港已經走出來,在內地更沒有壓力?!?br>
  Ken仔發現,此后的所見所聞一直不停地佐證自己的判斷。在成都,Ken仔遇到一名做人流手術的女士,“她結婚剛一年多,懷孕3個月卻發現老公是同性戀。她當時在我面前一直哭,不知道未來會怎樣?!?br>
  在武漢,Ken仔遇到了更加極端的案例。當他問起一名已離婚的“同妻”,是否介意談談離婚之后怎么找男朋友,“結果她說,她的第二個男友還是同性戀。

  “我聽到太多這樣的個案。我一直問自己能做些什么?”自2007年開始,Ken仔有意識地將工作重心放到內地。2008年底,Ken仔還在香港創辦彩虹中國。

  2010年,Ken仔只有二成時間在內地,范圍也局限于廣東省。去年,他有一半時間呆在華南地區。到今年,一年中8成的時間,Ken仔都在全國各地跑,既去大學給學生做演講,也會到疾控中心、傳染病醫院做反歧視培訓,“不少來聽課的都是中層領導?!?br>
  Ken仔認為,或許在未來幾年艾滋病就能被治愈,“到那時候,就沒有防艾工作要做了。但同性戀群體、同妻,仍會影響整個社會?!?br>
  “現在內地男女比例已經失調,如果再有那么多同性戀者走進異性婚姻,結婚后又離婚,生完孩子又變成單親家庭,對社會不是好事?!痹贙en仔看來,很多被認為只涉及同性戀群體的問題,其實也關系到所有社會成員的福祉,“如果同性戀能夠做回自己,很多年輕人、家庭、離婚的問題都會減少?!?br>
  Ken仔表示,“希望下一個十年能夠為這個國家、這片土地做點事情”。一直熱愛中國歷史和文學的Ken仔自認不僅僅是中國香港人,也早在香港回歸前就放棄英國籍,“我愛這個國家、這片土地,也愛這個土地上的人民。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尊嚴,每個人都有平等。愛她,就不應該只是批判,更應該為她盡一份力?!?br>
  因為沒有全職工作,Ken仔的收入來源有限,每月僅有3000多元港幣。下一步,Ken仔希望能將近幾年的工作稍作整理后申請經費,除了保持彩虹中國運轉,也能夠讓自己有一份穩定收入,“給父母一點家用,彌補自己的一絲愧疚?!?br>
  撰文:南方日報記者 張仁望

  攝影:南方日報記者 何俊

  統籌:張瑋

  我愛這個國家,也愛這片土地,更愛這個土地上的人民。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尊嚴,每個人都有平等。愛她,就應該為她盡一份力。

相關連接